电话:400-0917633

行业资讯

“少一只手掌也要救人啊!”独掌汉子抡锤砸窗

2021-05-04 18:28

  49岁的潘平洋,是株洲市天元区雷打石镇人,当天早上8点左右,潘平洋便来到霞石村朋友家。由于有熟悉的朋友去世,他被叫来帮衬着办丧事。

  水塘不远,潘平洋很快就赶到了现场,当时路边已经围拢不少人,有村民在岸边查看情况后,因不谙水性,打完急救电话之后只能干着急。

  此刻,面包车已经漂到了水塘中央,距离岸边有10余米,车顶几乎被淹没,车子下沉得很快。

  救人要紧,潘平洋快步向水塘走去,还顺便带了一把锤子。心想,如果有人去救人,锤子说不定能帮上忙。

  水塘不远,潘平洋不一会就到了,当时路边已经围了不少人,但是很多人都不谙水性,打完急救电话之后只能干着急。

  “当时我在内心想了一番,感觉自己如果跳下去救个人,还是有机会的。我是本地人,对这块水域很熟悉。”他深思着,颇为认真地说:“毕竟车上有人,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被淹死,一条命就是一个家啊!”

  来不及多想,潘平洋握着锤子跳进了水中,直奔面包车所在位置,奈何面包车冲到了水塘正中间,光是游过去,他就已经耗费了不少力气。

  待潘平洋游到面包车旁,用力抡起铁锤砸了两三次,好不容易将驾驶位车窗敲碎,“水里看不清,漆黑的,只能伸手进去搂,但没搂到人。”

  这下潘平洋心慌了,他说:“我当时真的心慌了,如果连驾驶室都没人,我猜全车人都凶多吉少了。”

  见车辆前方没人,潘平洋没有放弃,立马调转目标往车后摸索,敲开后窗玻璃后,把脚伸进去“踢人”,“因为左手残疾不方便,只能右手攀着车顶,用脚去踢,结果踢到一个人。”

  “我当时还问了他车里还有没有其他人,他说没有,我就放心了。如果还有人,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撑下去。”潘平洋边回忆边苦笑着说。

  潘平洋左手洑水,右手拖着司机出了水面,两个人伸着头不停地呼吸。“让他呼吸空气,当时他脸色惨白,如果晚一两分钟,真会没命。”

  就在潘平洋感觉体力不支时,另一名路过车主见状,赶忙游过去帮忙,接过被救司机,把他拖上岸。

  被救司机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下跪感谢两位救命恩人,附近村民也拿来衣服给他换上。

  被救司机文先生说,事发时,他正驾车从株洲市区回三门镇,为避让对向来的电动摩托车,慌乱之中,误将油门当刹车才发生意外。

  车辆冲进水塘后,文先生试着从车门、车窗逃生,但用尽办法,都未能成功。车辆淹没在水下后,“求救无望,那一刻感觉必死无疑了。”

  将人救上岸后,潘平洋径直回到家中。母亲见他只穿着一条短裤,批评其这么冷的天还敢下河玩水,当得知是为了救人时,母亲对潘平胜说,“要得!做得好!”

  换上衣服后,因体力透支,潘平洋倒头就睡下了,“太累了,在沙发上睡着了。”

  交谈中,潘平洋一直将左手藏在衣袖里。他说,年轻时,因意外手被炸伤,没有了手掌,后被定为三级伤残。

  “左手不便,有没有想过下水救人的后果?”面对这个问题,潘平洋笑着回答说,回家后,他也被女儿追问过,心里也有过后怕。

  “能帮别人一把,尽量帮一把!”潘平洋说,“当时就没考虑手的问题……一只手掌没了,并不影响我救人,还可以用腿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