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蒙古平莊煤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
日本片在线www.56.com,三级黄线在线播放免费,免费收看人成电影,强奸网站

我的父親————燕子

責任編輯:于文信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-12-16

父親是個脾氣暴躁的人,他有著爽朗的笑聲。母親一直說我像父親,尤其是脾氣。也許是因為我和父親性格相像的原因吧,我和父親的感情很好,家里兄弟姐妹四人,我記得父親好像從沒打過我,父親從不強迫我們做什么,無論什么事都由我們自己做主。

記得小時候,家里很窮,那時候還是在生產隊,大人們都要去掙工分,所以人們一般是不會耽誤工的,可是父親卻是無論誰家有事找他,他都會爽快的答應,有時會耽誤好幾天。一年下來,父親掙的工分還沒有母親多,而糧食是憑工分分的,那時我家的糧食總是不夠吃,每年都吃探頭糧。平時都是舅舅家和大伯父家在接濟我們,因為他們都是礦山的工人,那時在我眼里煤礦工人是最好的職業,因為他們有大米和白面吃。一直到包產到戶,家里的地多了,開始種麥子,才不再借糧食,家里的狀況也好多了。父親雖然不強迫我們做什么,但他卻從不嬌縱我們,我初中是在鄉中學讀得,那時我是以我們學校的第一名考取的鄉中學重點班,開學那天,下著很大的雨,我以為父親會去送我,因為十四歲的我從未一個人離開過家。剛出家門正好碰到了一個男孩,是我家親戚,也在鄉中學上學,高我一屆,父親就讓我和他一道走了,我騎著自行車,帶著行李,就和他冒雨走了。走到半路的時候,我卻被他給丟了,他是男孩子,車子騎得飛快,我拼命的騎,也追不上他。我在雨中茫然的騎著,淚水不覺流了出來,因為我不知道鄉中學在哪兒。后來我干脆不走了,就站在雨中哭,我不知道該怎么辦。過了一會兒,那個男孩子回來找我了,原來他已經到學校后才發現我沒跟著,所以回來找我了。我回家后委屈的和父親講了這件事,他卻笑著說,沒事,小孩子就應該多鍛煉一下。也許因了這件事的關系,在之后不久的一個周一早晨,天又下著雨,父親沒讓我自己走,他騎車去送的我,這是我上中學的三年中他唯一一次送我。至今我都記得那個下雨的早晨,我坐在車后座上,父親帶著我,在雨中騎著自行車。后來我上高中直到上大學,父親再沒送過我。我上大學那年的暑假,因為拉麥子,我從車上往下跳時,不小心把右腿的腓骨摔斷了,因為嫌打石膏受罪,我堅持不肯打石膏,到開學時,我走路還是一瘸一拐的,那一次開學,是小妹去送的我,因為那時父親的身體不太好。

在我的印象中,父親的身體一直都很好,他好像都沒有感冒或頭痛的時候。但是在94年的秋天,父親卻病倒了,那時我在上高三補習班。那年秋天,我們村子開始安裝閉路電視,父親負責安裝,他們十多個人忙了一個多月,接近尾聲的時候,父親有一個多星期都沒有回家,我們以為他還在忙著,因為他忙起來幾天不回家是常事。直到那天人們把父親送回來,一家人都慌了,父親燒的厲害,而且有點神智不清。哥哥當即帶父親去了鄰近的一個鎮的醫院,醫生讓父親住院了,卻安排住進了精神病科,醫生給父親用了大量的鎮定藥物,我去看他時,他大半在睡著,即使醒著,他也只用一種茫然的眼神看著我,我不知道他是否還認得我,對我而言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,我六神無主,只有坐在病床邊嚶嚶地哭泣。到了第三天早晨,醫院依然沒有確診,還在給父親用鎮定藥,哥哥說我們必須轉院,連出院手續都沒辦,哥哥就帶父親去了赤峰市醫院。入院第二天,父親的病被確診了,是病毒性腦膜炎。我和妹妹去市醫院看他的時候,他已經能認得我們了,十多天后,父親出院回家了,一家人都很高興。可沒想到的是,父親的病有后遺癥,回家后不久,父親的神智似乎又不太清楚了,他常常一個人跑出去,不知道回家,他站在公路中間,對著迎面開車過來的司機微笑,走到哪里累了,他就會席地而眠...那時,我和弟弟在上學,妹妹去了石家莊學習烹飪,哥哥也在外面干活,只有母親一個人在家。很多人都說父親瘋了,我們也不知道,父親的病究竟會怎么樣。母親每天跟著父親,無論父親去哪,最后都是母親把他帶回家。無論父親想吃什么,只要能買到,母親都會做給他吃,因了病的緣故,父親有時是任性的,母親象對待孩子一樣的照顧他,在母親的精心照料下,過了大概一年,父親的病慢慢的好起來。到我上大學時,父親好多了,而且,他又可以去工作了,在我眼中他又是那個健康的、有著爽朗笑聲的父親了。

時光荏苒,我參加工作已經十年有余,小弟也已經大學畢業了。家里的狀況好了很多,父母再不用省吃儉用給我們攢學費了,雖然這樣,但節儉了大半輩子的他們,卻依然把微薄的收入積攢著,父親說,多少攢點,以備不時之需,也好給你們減輕點負擔。可憐天下父母心,為了兒女,他們付出的太多,而兒女能回報父母的卻遠不及父母的付出。很多時候,我都在想,如果我能做到像父親對爺爺奶奶那樣,我也不失為一個孝順的人。父親雖然脾氣不好,但他卻是一個極孝順的人。那是90年的時候,爺爺得了半身不遂,生活不能自理,那時奶奶年紀也大了,身體又不好,伺候不了爺爺。于是伺候爺爺的擔子就落到了我的父母身上,父親在兄弟三人中是最小的,我們一直和爺爺奶奶在一起住。那時家里的經濟條件還不好,因為我和弟弟還有妹妹都在上學,為了給爺爺治病,家里借了很多錢。父親白天要出去工作,晚上回來還要照顧爺爺,白天的時候,是母親在家照顧爺爺。爺爺臥床了一年半,父親和母親就這樣照顧了一年半。記得爺爺剛病的時候,要強了一輩子的爺爺覺得他拖累了兒子,幾次三番的,爺爺要尋死。記得有一次,母親在廚房做午飯,爺爺自己在屋里掙扎著下了地,他爬到柜子那,把家里做豆腐用的鹵水拿了出來,由于手不好使,鹵水撒了一地,當母親進屋時,爺爺正顫抖著手要喝……事隔不久,母親去院子里喂家里的毛驢,等她回來時被眼前的一幕嚇得魂飛魄散,爺爺竟然一頭栽在廚房的水缸里......我們都回了家,父親也回來了,剛剛緩過氣的爺爺躺在那,老淚縱橫,只不停的說:“為什么不讓我死?為什么不讓我死?”父親坐在炕邊,低著頭不停的抽著煙,可我發現隨著煙灰落下的,還有淚水,父親哭了,那是我長那么大第一次看見父親落淚。我永遠忘不了那天的情景:尋死不成的爺爺不肯吃藥,父親跪在爺爺身邊,父親嗚嗚的哭,爺爺也哭,爺爺說:“我不愿意拖累你,我活這么大歲數也活夠了。”父親哽咽著說:“你好好在家養病,我出去工作也安心,你這樣,我怎么去上班啊?我不上班,咱們家的日子怎么過啊!”爺爺終于把藥吃了,他對父親說:“你放心吧,我不尋死了,你們都該做什么做什么去吧。”在父親母親的精心照顧下,一年半以后,爺爺奇跡般的站了起來,他能自己拄著拐棍走路了,我們一家人都以為爺爺好了,整整一個暑假,我每天陪著爺爺溜達,我絮絮的給爺爺講學校的事,爺爺總是笑呵呵的聽著。然而在我開學的前一天中午吃飯時,爺爺突然倒在那就再沒起來,爺爺就這樣走了。十幾年過去了,我一直都記得父親跪在爺爺面前的情景,一直都記得那隨著父親的煙灰落下的淚水。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師,這許多年來,父母用他們的行動,讓我們兄妹幾個明白了什么是孝順。

零七年春天,父親開始腰疼,在咱們這個地區的醫院診斷是腰間盤突出和骨質增生,吃了很多藥,可是父親的腰卻疼得越來越厲害了。七月份,我們帶父親去了北京的積水潭醫院,在那做了全面的檢查。七月的北京,驕陽似火,我們奔走在各個醫院間,托了很多關系,找了很多人,可最終我們面對的還是那個我們最不愿意面對的結果,父親的病,現在的醫學也束手無策。我不知道,怎么會這樣,真是造化弄人,這兩年家里的境況剛剛好一些,滿以為操勞大半輩子的父母可以好好的享享清福了,誰知......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為人子女的最大的悲哀: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忍受病痛的折磨,而你卻毫無辦法。我甚至想,如果父親注定要生一場病,為什么不生能治的病,也給我們做子女的一個機會呢,哪怕是借錢,我們也一定要治好他的病,無論花多少錢。可現在,不是錢的悲哀,而是無能為力的痛苦。

自始至終,我們一直瞞著父親,沒有告訴他病情,只說需要慢慢養著。一開始,父親還會問上幾句,后來就不再問了,似乎很相信我們的話。醫生讓父親多臥床,少活動,他每天就躺在那看電視。父親喜歡看戰爭片,象《狼毒花》《鐵道游擊隊》《亮劍》《迎春花》《雙槍李向陽》等等,他是百看不厭,尤其是《亮劍》,無論哪個衛視播放,他都看,他特別喜歡那個李云龍。有一次,兩個衛視同一時段播放《亮劍》,在兩集中間插播廣告時,他換到了另一個衛視,看了一會,他對我們說,不對,放錯了,剛才李云龍都和田南結婚了,這怎么又放他負傷啊,放重了。我們兄妹幾個哈哈大笑,母親也戲謔的說父親老糊涂了,父親不解的看著我們,我說不是一個臺放的,剛才播廣告時你換過來的,父親恍然大悟,呵呵的笑著說,怪不得呢!母親是最愛聽戲的,可因了父親的緣故,母親說她現在不是戲迷了,快成了戰爭迷了。

雖然病了,可父親卻非常樂觀,他那爽朗的笑聲,每每在我家的小屋里回蕩。有時看著電視,他會像個孩子似的咯咯的笑,我覺得他的笑聲那么純凈。如果只聽他的笑聲,你不會想到他是一個66歲的老人。我們兄妹四人,只有大哥和父母在一起住,其余的都在外面,為了生計,大哥也是總在外面跑,平常的日子,只有我回去的多一些,因為我休禮拜。每次一回去,父母都特別的高興,要是我們兄妹幾個碰在一起,我家的小屋就會笑聲不斷,每到這樣的時候,父親就很少看電視了,他會笑呵呵的聽我們講各自在外面或憂或喜的經歷和際遇,偶爾,他也會給我們講他過去的一些事情。

父親的病情比較穩定,我們兄妹幾個能做得就是多回去看看他,多給他買些好吃的東西,讓父親過得快樂,也許這也是我們唯一能做的。每次我們離開家的時候,他都會說,你們工作都挺忙的不要總往家跑,我沒事,不用惦記記我,我這病養養就好了。有時我在想,我們在瞞著父親,而父親是不是也在瞞著我們呢,如果那樣,我不知道,這是我們做子女的幸運亦或是悲哀!我只希望,無論何時,我都能聽到父親那爽朗的笑聲。

內蒙古平莊煤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
常用鏈接:

建議使用Firefox、Chrome、IE(IE9以上版本)瀏覽器,1280*768分辨率

版權所有:內蒙古平莊煤業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

備案號:蒙ICP備 14003401號-1